願生者無恙,逝者安息

同事的老父親病重一個多月,家人百般努力,最終還是無力回天。下午兩點,老人探索四十家平靜離世,永遠地告別了這個世界。
跟同事多年交好,看著這段日子她所承受的對爸爸離去的不甘心卻又無能為力的煎熬,我總是自覺不自覺地回想起媽媽最後的日子。
姥姥家是有長壽基因的,姥姥和姨姥都活到了90多歲。所以我一直都想當然地認為,媽媽一定也會的,會像姥姥一樣看著她一輩子對兒女的所有希望都變成 現實,看著她幾代兒孫長大成人成家。可是就在那聽到媽媽病情診斷的一瞬間,整個世界就變了,所有對未來的設想都是泡影了,那種不甘和無助讓你無力承受,卻 又不得不面對。從媽媽確診到病逝,一年半的時間,心情隨 著媽媽病情的發展不斷起起落落。第一次做完手術回到家裏,記得當時上四年級的時女兒說了一句“姥姥哪有病啊,這也沒病啊”。多希望那是事實啊!術後的一段 時間,媽媽看上去確實很好,可是蒙在鼓裏的媽媽哪里知道病魔正在一點點地侵蝕著她。第一次的介入治療,醫生說效果比預期好得多,家人很欣慰,多希望奇跡就 此出現,幫我們
探索四十課程挽留住媽媽,哪怕僅僅是幾年。充滿希望地做了第二次的介入治療之後,醫生建議說不必再做下一次了,幾乎就是對媽媽的宣判,姐姐是醫生,可是 又能改變什麼呢?病魔面前,人人平等,它不在乎你以前有多麼健康,不在乎家人有多需要你。後來的日子,看過中醫,喝過湯藥,吃過抗癌的藥丸,每次都是從希望到失望。看著媽媽一天天地虛弱,一天天地消瘦,刀紮在心上一樣......
九月的那個早上,媽媽走了。之後的一段時間,走在上班路上,每逢天氣晴好,陽光明媚,我就會忍不住邊走邊哭,因為這麼好的世界媽媽再也沒法感受了。很快冬天到了,冰凍三尺,讓原本淒冷的心無處藏身,存在好像成了一種折磨。這時我竟奇怪地想,媽媽到另外的世界裏,或許不需要經歷嚴寒,不會有痛苦,不會有煩惱吧!是不是
鬆弛經歷了世間的磨難之後,上帝故意把人接到另外的世界去休息呢?
陰陽相隔,人生至痛。願生者無恙,逝者安息!

白露時節雨紛紛

一片煙雨濛濛的寫景意境,一首膾炙人口的抒情小詩,建構出了一段悠悠纏綿的願景村人生課程清明場景。唐代詩人杜牧的〈清明〉,就在這樣的大地與人間氛圍之中,綿延傳誦了時空千年……
這首〈清明〉詩中,文詞生動清麗,意境簡明爽朗,在歷史長河不斷的交融之中,綿綿潑灑出人間的畫境詩情。“清明時節雨紛紛,路上行人欲斷魂。 借問酒家何處有,牧童遙指杏花村。”雖然語句言簡意賅,內蘊意境卻是深沉漫長,讓我們原本幽靜的心思,也隨之而起伏、飄蕩。
順著文字的筆端鋪陳,我們可以從杜牧筆下的如煙細雨、牛背牧童、杏村酒旗等有形的場景,看到免疫系統一幅意境深遠而又空曠沉寂的淡淡水墨畫,正在大地細雨濛濛的襯托中,不斷地往前鋪陳開展。此一場景,就猶如文人筆下的江南煙雨,或是畫家手中的縹緲雲霧,總會讓人內心洋溢著一股無限遐思的深情感受。
中國二十四節氣之一的“清明”,正處於暮春四月的春風拂面時分。它歷經了春寒料峭、百花爭豔之孕育過程,此時正是柳綠花紅、春光明媚的季節。但也因為即將面臨著季節的轉變,讓此際的天氣總是陰晴莫定、幻化多端,有時晴空蔚藍萬里無雲,有時則是細雨紛飛綿綿不絕。
同樣是以春天為場景,但是南宋詩僧釋志南的〈無題〉詩,卻是有著一番不同於清明時節的悲涼處境,而有幾許溫馨動人的春遊感受。捧讀此詩,讓人可以徜徉於“古木陰中系短篷,杖藜扶我過橋東”的山林小徑流水行旅之中,靜心細細品味“沾衣欲濕杏花雨,吹面不寒楊柳風”裏頭,那番柔和春天的Pretty renew 呃人詩情畫意之美。
在這首春遊的怡情詩中,作者藉由“杏花雨”及“楊柳風”,具體描繪了春天柔美的自然景致,也點妝出了大地婉約的境界氛圍。那一番綿綿不絕的杏花雨,頗有著韋莊“霏微紅雨杏花天”以及陸遊“小樓一夜聽春雨,深巷明朝賣杏花”之韻味;而這絲絲輕拂的楊柳風,則更含蘊著楊柳新綠、隨風搖曳的浪漫春天氣息,頗有著湯顯祖“池暖風絲著柳芽”之特殊風情。

我的草莽三十年

前幾天,二姑在九歲孫女的幫助下,開始學習玩微信,剛剛學會如何加人就免疫系統給我發了好友驗證,名字起得很個性,叫“王爺”。也對,身為一個小學教師,二姑能說會道,個性要強,又嫁給了姓王的二姑夫,在王家牢牢佔據著一把手位置,實打實一個王家的爺——王爺。
一陣寒暄後,倆人的話題從工作轉至婚姻,這個聊天套路和我娘親大人是一樣的,也在我的預料之中。說實話這個話題我很難回答,也很懼怕回答,因為我近而立之年依然孑然一身,之前談過幾次感情都無果而終,幾經耽擱,我的婚事也就成了母親的心頭大疾,以至她老人家不能聽見街坊無論何因放的鞭炮。
古語講不孝有三,無後為大,可我現在連“後”他媽都沒有,豈不是天底下最大的不孝了?每逢此時,我不想說瞎話,總會支支吾吾著說不著急,但這麼說得到的回饋一定是你要抓緊,你馬上三十了,不小了,都說成家立業,先成家再立業,你要抓緊!
提到成家和立業,我會無比沮喪,因為之前我看過一種說法——假如你是異性,你願不願意Pretty Renew代理人嫁給現在的自己?想了想我從畢業之後的幾年間,幹淘寶,開餐館,倒騰特產,做小公司,幹的活不少但沒有一樣出彩的,唯一堅持下來的也只有動動筆杆子寫寫文字了。
如果假設成立的話,我想“我”一定會指著我的鼻子說:“損色,瞅你那熊樣,吃啥啥不夠,幹啥啥不中,嫁給你?做夢去吧!”當然,這只是“我”的想法,我沒必要如此貶低自己,我想我是過於不自信了,終了還是一頓自我安慰。
常聽大人教導,人到了什麼年齡就該幹什麼事情。這話我不反駁,也無力反駁,甚至還很認同它,也常常被我拿來給朋友“燉雞湯”。雖說時代不同了,人的觀念較以前也大有改變,但是大家還是認為“複製”上輩人的生活軌跡才是無比正確的人生範本,看到到了什麼年齡不幹什麼事的人,是有一些小偏見的。不過我現在對這句話有著另外的理解——如果放在婚姻問題上,除非你在某個行業領域有著牛逼的表現,是可以被允許在該結婚的年齡不結婚,否則就趕緊找其他理由,千萬別談事業為重,要是觍著臉說出來,只會顯得滑稽無比。
感情的事情是急不得的,由它慢慢來吧,我想說說我的工作與“事業”。
自打從走出校門,那麼多年了,不敢說經事無數,但我也在滾滾紅塵裏尥過幾個蹶子,如今人才尋摸尋摸,還能從心底尋得一點理想的蛛絲馬跡,用力擰一下,就會濕噠噠地流下一地情懷。在這個浮躁的年代,我堅信做到這一點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。
我在將近三十歲的時候,還談理想和情懷,其實和“青年導師”羅永浩不無關係。我是聽著“老羅語錄”長大的,現在不如意的時候,我還會翻出他的演講看一看,看他三十歲一無所有的時候,是怎樣滿地打滾、嚎啕大哭、抽自己耳光、罵自己死了算了。不得不說,他的演講確實很有畫面感,也很勵志,這種自我激勵的法子我想學一學。
不過苦談理想終究太過詩和遠方,還是埋頭幹些實事來的靠譜一些。
一直以來,我覺得我會一直平庸下去,直到最近我遇上一個契機。契機不便詳說,總之,我因著前所未有過的自信確立了一個目標,這種自信並不盲目,而且 這個目標也沒有超出我的能力之外。你知道,當你積攢一年的靈感在一瞬間迸發出來的時候,那種感覺會嚇你一跳,並且覺得自己被選中了。
這是三十年來我為數不多地想認真地要做一件事,也是最用心的。我堅信用羅永浩的一樣的自勵方式,自己的人生也能花紅柳綠一些。說實在的,我把自己標榜成像羅永浩一類人有點不要臉,顯得自大了。
羅永浩是彪悍的,他的人生不需要解釋。而我不是,要是成功或者失敗了,我需要給自己一個交代,並解釋一下,向我草莽般的三十年。



一朵花開心自憐,此花似少年

行於陌上紅塵,醉於漫天花舞,淺秋微寒,驚落一樹繁花,唯一朵花開心自憐。一朵與眾不同的花,有獨一無二的蔡加讚魅力,用心尋覓,或許這就是花開自憐的秘密。
心靜自得好心境。邂逅美麗蝴蝶的機遇,讓很多花朵充滿期望地將花粉交給遠道而來的友人,本以為美麗意味著美好,殊不知陌上的過客不會留下任何的善緣。境界的不同造就經歷的差異,懷著期待的笑靨在緣盡的寒風裏枯萎,而不曾展現美麗的花依舊在秋風裏搖曳。
人生不過一段征途,駐足的只是一個轉角,轉角遇見的一切若非主動追尋,都會在轉身的瞬間便不再產生交集。然,偶遇美女,又人多少人能無動於衷呢?世人努力走進窈窕淑女的世界裏,少年卻不曾側過身子改變方向,因為本就不屬於自己的世界的人,何必為之心動呢?面對淺笑安然,慶倖能見一面,而不是努力留下這轉瞬即逝的美。花開的境界,亦是少年的境界。
玲瓏心思玲瓏夢,每天清晨,被晨露吻醒,朦朧中看到的身影,轉眼間就在陽光的見證下與花兒告別。日復一日年復一年,每天都有一個模糊的身影,百花齊放之際,大家都在等候第二天晨露的親吻,只有一朵花捨不得之前每一天吻醒自己的身影。心之寬廣可包羅萬象,然,依舊留不住真的觸動心靈的晨露。力所能及的只是不斷存下每天觸動自己的虛影。
步入紅塵,明顯感受到腳步在加快。心思細膩而又多愁善感的人,註定會有很多不舍的收藏。不舍並不是價值連城,而是屬於少年自己的小感動,有妹妹的調皮撒嬌,有文友合作創作的歌曲,也有一些微不足道卻又溫暖人心的小蜜語。漸漸的,收藏內容越來越多,少年從沒想過刪掉一部分,只是默默分組,讓自己隨時可以找到想要的回憶。每一個對自己好的人,善良的少年總是會記在心裏,等到翻閱時才發現,自己的心裏甚至都沒有自己的位置。花開的心思,亦是少年的心思。
不曾輕擾擦肩而過的路人,也不曾辜負主動走進生命裏的善緣。纏繞在一起的命運清晰地實德好唔好展現持距有禮的緣分。花兒不會說話,但是會讓笑臉始終面對著不遠處深深牽掛的綠草。時光證明了無言牽掛的深沉,花有重開日,來年春暖花開,守護的依然是不遠處的那一抹翠綠。你若不離,我便不棄,相互感激,成就了沒有終點的諾言,連輪回也斬不斷彼此深深的依戀。
一路的陪伴,讓彼此在不知不覺中都放慢了腳步,將心思分一份關注對方。當信任成為了依賴,溫柔的少年就成了夥伴手心裏的寶,每天用心呵護著,不是等待收穫,而是捨不得他受傷。可惜同為在路上的人,夥伴也有自己的路,有自己另外的朋友。當小夥伴也被人捧在手心裏時,少年有種說不出的複雜情緒。等到夥伴回來時,少年也嘗試用雙手捧著她,兩人對視一秒,然後都笑了。花開的羈絆,亦是少年的羈絆。
是誰的悲傷感動了上天,降下纏綿的煙雨?飄落的憂愁觸動了花兒的心思,花朵努力低下頭回避滴在身上的雨點,可是普世的雨季又豈是它所能回避的?機緣與禍根在於上天一念之間,人間萬物都在感激雨季的滋潤,獨開的花朵卻在心裏努力解讀雨季降臨所隱藏的悲傷。或許坦然接受雨滴便是機緣,看破雨滴本為淚便是禍根,天罰若降世,執念不滅就永不消亡……
醉於人間繁華,忙於紅塵煙火,眼裏漸漸失去了身邊萬物的神采。當雨落眼角時,少年第一時間做的就是為自己撐傘。可是撐起傘以後,卻停下了腳步。久違的平靜,讓他放下腳下的征途,抬頭看了一眼依舊在下的雨。於世人而言,天若下雨,自然是要自己撐傘,繼續尚未走完的路。可本不屬於陳柏楠這裏的人,在入世之初的心念是尋找到可以相依相扶的身影,從陰雨到豔陽,一路走來相遇相知不相負。當沾染了人間煙火,心念就蒙塵了。所幸,雨季的平靜喚醒了少年的心,一念之間,轉身重新尋覓會為自己撐傘的人。終於,花開的雨季不再是少年的雨季。
不曾打破蝴蝶夢的寧靜,不曾忘卻晨露吻的深情,不曾辜負綠草心的真誠,世間萬物美好,卻不曾對自己好,終於在雨落的傷感處,花開自憐,轉身找一段相伴一生願意對自己好的緣分。
清雅,緣盡了。



陌生的女孩喲

  也許你根本就記不得我,陌生的女孩,何必一定要記得呢?Pretty Renew 雅蘭也許只因我是平男你是平女,只在想像中你那平凡的一笑,便可在記憶的深處泛起甜蜜。
  
  也許你根本沒有在意過我,陌生的女孩,又何必一定要相知呢?網上課程也許我不是紅男,你不是綠女,只在想像中一個身影,便可在心海中沖印清晰。
  
  也許你根本就不知道在遙遠的遠方有一個人在默默地祝福你,陌生的女孩,牙齒美白何必一定要知道呢?祝福的人兒始終如一地在祝福,也許,會在一個飄飄的雨季,遇見你撐一把別致的傘兒孤獨地走在雨裏,也許,會是在一個慵慵的晨中,感受到風兒送來的你的感受過的氣息,也許是在任何一個地方,如羚羊掛角般突然出現在我的眼裏,陌生的女孩,又何必見與不見呢?你是我的一份思想,是一個朦朦朧朧的談心的對象,亦是我似真似幻的夢啊!
  
  陌生的女孩,只要你偶爾記起遠方的燈下,有人在為你提筆醮墨精心寫著永遠發不出的祝福的心箋,只在你孤獨的時候,走出你溫馨的小屋,仰望那滿天的星斗,是我的心在調皮地向你眨著眼睛。
  
  陌生的女孩喲!